罌酢

段子

*本來是圖文接龍的,但是活動沒下文了就放出來紀錄下

他是你的太陽,你目光所及。

有些過長的褐髮半遮掩了妳的視線,妳目送著他離開,手裡捧著的是他離開前塞給妳的一束向日葵,那向日葵很大,大得幾乎遮著妳的臉了,妳透過花間的縫隙看著妳持續已久的單戀即將在今天畫下句點,即使妳本來就不打算表白,在他身旁默默注意著他一舉一動的日子還是挺喜歡的。

但是他對於前方的道路是這麼專注。

他熱愛他所嚮往的事,所以他能夠毫無拘束的在畢業前老早就告訴妳他決定朝著下一個階段邁進,毫不猶豫、毫不回頭,妳想,這是多麼遙不可及的距離呀。

妳自始至終都在追隨著他的腳步,你們間的步伐卻仍是若即若離,妳希望他能夠為了妳留下來,但妳更清楚這些事在他心中的份量——所以妳只是笑笑,和他相約以後再出來聚聚、或是回來看看校園,祝福的說聲畢業快樂,作為一個好學妹,妳算是義盡仁至了,但是作為妳自己,一個有所憧憬的女人呢?

然後風吹散了妳的偽裝,一瞬間,妳的褐髮像點燃那樣的熊熊燃燒、點燃了仍是向著前方陽光的花朵,那是濃烈的感情化為火焰,將那背影捲入火海,卻在一切熄滅之後只剩下木已成舟的餘灰。

他曾是你的太陽,你心所到之處。

-

花吐症 Day1 初發期

*就是寫寫,覺得花吐症好帶感嚶嚶

他想說,卻被體內翻湧而上的什麼堵住了聲音,柔軟的、逐漸在他的咽喉匯集,噎的他難受,儘管為缺氧逼出了生理眼淚卻也無法嚥下,一點一點的,他感覺吸入的空氣逐漸稀薄——然後他吐了出來。

最後衝破他堵塞的咽喉是一枚花瓣。

接著大把大把的花瓣隨之從他張開的嘴裡嘔出彷彿找到了出口,被唾沫浸濕而一閃一閃,落在地上成堆。他的嘴裡充滿了春花的香氣。

等等我、等等我呀、

未能說出的話在他腦袋迴盪喊了千萬遍,一次比一次(就算無聲)卻都是更迫切的請求——但待他捂著喉嚨抬起頭來時,那背影也早消失在他模糊的視線範圍內了。

盯著滿地的花,他想,他無法理解自己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但在之前要是能早點說出來,或許就不會因為這莫名奇妙的不適錯了時機?

他已為著這段遲遲無法開花的戀情苦了許久許久,難道這樣不可歌的單戀將持續下去直到激烈的情感淡化迎來結束了嗎。

他無法去想,無法去思考,但他要的並不是這樣的結局。

他的言語在吐出嘴邊便化成花,濃郁的愛意紛飛,卻無從表達。

是他在周遭下起了花雨,圍繞著他。

-

【ハイキュー!!】段子

*紀錄下
*不一定有後續

只有排球在你靠攏的雙臂落下重量的痛楚時,你才有真正站在球場上的實感。

最近的你總是精神恍惚。

明明正進行著練習,你卻聽不大清球鞋在光滑地面上摩擦出的聲響、擊球的聲響、以及大家么喝打氣的聲響,好像你的周圍有著什麼東西將那一切都隔開了,你看著球一次又一次被擊向空中,輪流在網的兩邊,然後碰的一聲掠過你附近,但你只是呆站著看周圍的隊友怎麼將那顆球救起彈回半空。

於是,在你又一次反應不及,拖著慢半拍的身軀奔向球而球早已落地時,練習喊了暫停。

「怎麼了,菅?身體不舒服嗎?」

「啊……不、沒事,」你不好意思的苦笑,「抱歉,我想我去場邊休息一下吧。」

-

【ハイキュー!!】男友力30題

01、傾向一邊的雨傘(菅原孝支) 

*瑪麗蘇,菅原x你

  在你來來回回體育館前躊躇不定時,倏地打開的大門著實把你嚇了好大一跳,而那時時候也不早了,烏雲密佈的天色比平時更暗,外頭的雨聲淅哩嘩啦,滴答打在體育館的屋頂上。

  「啊、怎麼來了?」

  一打開門就伴隨而來的嚷嚷聲掩蓋過對方的問句讓你聽不大清,他抱歉的笑了一下,對著裡頭招呼一聲才揹著書包走了出來,「啊啊抱歉抱歉,練習晚了我不知道你會過來——」他抬頭看了眼暫時是不會好轉的天氣,無奈的指指外頭依舊的雨景,「我忘了帶傘了,嘿嘿,介意讓我一起撐嗎?」

  得到你應允的他喜孜孜的鑽進了你的傘下,順手接過傘柄,向你說著今日練習又有什麼趣事,你們彼此挨在傘下的小小空間,直到到達你家門口確定你真站在了不會被雨淋到的地方才縮回了撐傘的手。

  「啊這傘就借我了可以嗎?明天還你!」

  他向你揮了揮手告別,雖穿著黑色的運動外套不那麼顯眼,不過你卻發現他左肩溼了一塊,淺色的髮上也帶著些微水珠。

  ──忽然的你想到沿路上他就讓你都靠著內側走,傘也是沒晃一下,穩穩妥妥,你就這樣被他護在傘下隔離掉外頭紛擾的雨。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